当前位置:

饮食锁记

时间:2021-11-28 14:05来源: 作者:张域理 点击:
一篇日记体小说,希望这样能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唤醒人们的意志

呜呼哀哉!人可能生来就是要被吃的罢!真可怜!

民国八十年三月六日

昏明的太阳随着月亮的落下而升起,似乎照亮了我们村子里的花草树木。我随着母亲来到巷子里的一家早粥店。门上的风铃好似耄耋之人正在哭泣,发出悲伤的声响。我走进店门便见到墙上以黑色为背景,用白色墨水写着的两个字。我从未见过这两个字,先生在黑板上也从未写过这两个字。我仅记得先生写过的最多的两个字是“合作”。这就令我非常疑惑的了。正在我疑惑之际,一碗红米粥被端了上来。

这碗红米粥的颜色极为深红,光是看着这种颜色就已经没有食欲了。之后店里的服务员用一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表皮做成的布擦拭着桌子。随即,便将两盘烧麦端了上来。接着我咬下了第一口,就感觉满口都是一种不知名的味道,便想用粥将其顺下去,但粥刚刚进口中我便吐了出来。

民国八十年四月十八日

去往上学的路上,我抬起头望着这被雾气笼罩的天空,我边走边吃着母亲早晨为我准备的烧麦和红豆粥。令人可笑的是,在近乎一个月之前,我还对烧麦和红豆粥有着极其抗拒的心理,而此时我竟吃的津津有味。真是令人感到可笑。

到了学校。不!是到了一个充满着无形的束缚与极度无人性的控制的地方,我想只是这里的狱警不认识“监狱”两个字便拿“学校”来代替罢。我进了大门,门口有两个面目狰狞的狱警在拿着类似扫描器的东西在一个个排查有没有“凶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地方只让拿红豆粥却不让拿绿豆粥。我实在不明白。凡事都是要弄清楚的,这可能是需要我在半夜里翻开历史查一查罢。

到了晚上六、七点钟,该上所谓的晚班了,还有上层狱警们拿着小平板在记录犯人们全不全。光查人数也就算了,竟连为什么缺席,究竟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死了埋在了哪里都要问的清清楚楚。我在暗地里呐喊:“我是个学生!我不是个囚犯!”到晚上“放学”,我随着凉凉的月光回家了。

民国八十三年四月一日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我遇见了一位极为美丽的女子在向我招手,我心花怒放、欢喜至极。她便说请我吃东西,我没有一丝犹豫,便应答了。她将我带到我们村子里的一家熟悉却又陌生的饭店。这家店竟也卖着烧麦和红豆粥。这时我惊醒了,便发现这是一场噩梦。

民国八十三年四月三日

我仍旧在思想前些日在梦中出现的“芙蓉”,便痴笑起来。此时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颓废,此后便再也没有这种思想的了。

民国九十五年十二月一日

我在工厂里正在使用着生产棉布的机器,便收到了家中打来的电话,说到父亲因病故世叫我抓紧回去。我和工厂的老板诉说了情况之后,他竟还让我在岗位上工作,经过我苦苦央求之后,老板终于答应。但是必须集齐两万元才肯放我回家。之后我给我的好朋友打电话,朋友答应帮我想办法,我在亲人、同学、朋友那里东凑西凑才勉强凑够了两万五千元。我回到厂子里将两万元交给了老板,老板在数钱的时候那副可怕的嘴脸令我不寒而栗。老板便放我回家了。

我用三千块钱购买了别人用一千块钱就可以买来车票,我不知为什么,那个卖票的人员就在说:“能有一张票给你们这种工人已经很不错啦!”在坐上车回家的途中原本用一天就可以回到家的路程却用了五天才到家。到了家里之后,看见父亲的遗体,我失声痛哭,便用一千块钱安葬了父亲并准备了饭局。

在饭局上我却看见参加葬礼的人在饭局上说说笑笑,我当时愤怒至极,一把手就将桌子给掀倒了。伴着众人的咒骂声,饭局结束了。

到了晚上我伴着对父亲的思念和对那些畜生的愤怒入了眠。

民国一百一十年一月一日

我在村子里的一个街道上,偶然看见了三十年前在早粥店看见的那两个不认识的大字。我顺着字的方向走近一看。便看到要在路边上抓捕一个进步学生!这个进步学生被强制压上了车,脸上还露着一种失望的神情。后来听人说,那名学生竟已经被永久关进了监狱。

伴着新年的钟声我终于认识了那两个大字。原来那两个字是贯通国家历史的,摧残人们意志的,阻碍发展的两个令人憎恶的字:“吃人”!我茫然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默默地回家了,伴着刚出炉的红豆粥和烧麦度过了这“吃人”的新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

商累:讲讲“中国味道”的国企供应商

作者:无锋老剑

1;每个毛孔都散发着“中国味道”的国企供应商王顾成面对商斗、危机以及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的痛苦心路历程。 2;中国…

发布者资料
张域理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11-28 20:07 最后登录:2021-11-28 13:09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