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872章 夏天的暗杀网

咪乐|直播|网站 (记者/骆骁骅通讯员/粤宗粤商宣)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丢天门大集团的脸面了?

一群人顿时上前来对掩阳动手动脚,不是推搡就是叫嚣。

掩阳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在这里跟我狂,跟我装无敌,是没有用的,我们只想见张命寒,而并不是你们这群猫三狗四的人,你是张命寒吗?你是张命寒吗?”,他连续问着几个人后“既然都不是,那在这里给我装什么?滚开!”

——想打架啊?我们替天奉陪。

——你有几条狗命让我们杀呀?

此话顿时激起了众怒,一群人围着掩阳不断的挑衅着他,场面剑拔弩张,大有掩阳再说一句,替天就要卸掉他两条腿两只胳膊的架势。

正当场面混乱之时,一身黑色西装穿的标标正正的养天生到达,替天众人连连告状,养天生很快搞清楚了局势,走上前伸出手“替天六号养天生。”

“你好,我是昆仑云门的掩阳。”掩阳同样伸出手跟他握住。

看到养天生眼神中的疑惑,掩阳主动说道“我有绝对的话语权。”

“天生哥,他们打伤了我们的人…”,有一名替天的成员直接打断他们的对话再次告状。

还没等他说完,养天生一巴掌直接扇在他的脸上,而后用锋锐的眼神扫视着一群人“什么时候高级号码说话的时候,你们可以随便打断了?战屠在教你们格斗技巧的时候,有没有教过你们什么叫做等级森严呀?瞧瞧你们像什么样子,一群人围在一起,打猎啊?”

随后看向掩阳颔首“见笑了。”

“笑不笑的不重要,反正感受到替天整体是个什么氛围了,虽然我们不属于时代里面的任何组织,但是替天还是有耳闻的,无论是荣誉和功勋一直上不去,也是有原因的,不过我可以理解。”,掩阳接过养天生递过来的香烟点燃

“天门那些像太阳般闪耀的人太多,光芒之下,有些人只需要靠着大树乘凉、划划水就够了,一个组织各项数据都上不去,肯定是管理出现了问题,当然了,个人浅见,因为感觉你还算是一个上的了台面的人,所以话多了,见谅。”

掩阳是非常欣赏养天生的。

因为一见面他那种一丝不苟和干净的感觉,就足以让掩阳尊敬他。

“感谢指导。”,养天生表现的略微谦逊,其实也是感觉到了掩阳的不一般。

“那么请你们直接前往天门集团,天哥已经在等待各位了。”

掩阳倒是很震惊,下意识的说道“夏天先生业务那么忙,有时间处理吗?”,但是还是点点头,带着一头雾水走到了一辆车辆面前,车窗缓缓的拉下,掩阳在和一个一头银发的老太太汇报着,那名老太太的目光看向天生这边,微微的低下头,表示感谢。

其实夏天下达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也比较迷茫。

此时此刻天门集团顶层的总裁办公室中,夏天自言自语的问着苏逊“你说这事儿我管还是不管?我管吧,这种事情是小张自己的家事,他既已成家,很多事情理所当然要自己处理,但是你不管吧,这件事情又涉及到阿梨大小姐,她的背景又是圣域,这万一有什么点,我们没有处理好,我又担心带来后患无穷的麻烦。”

苏逊不停的笑着。

“别笑啊。”,夏天看着他“所以我应该管对吧?”

其实夏天的思考很正确,管与不管,都不好。

在最坏的抉择中选择一个,他选择了参与,所以当昆仑云门的大家长蓝楼来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夏天也是开门见山的说道“昆仑云门的选择,我倒是觉得有些不妥,原因是这样的,现在两个人已经成了婚,也就是木已成舟。”

“这是南吴城的特产扶桑茶,很…”

夏天看着白发苍苍的蓝楼,想了半天吐出两个字“很补。”

“谢谢您,夏天总裁,在您百忙之中,我们还要来打扰你,这本身就是一件特别没有礼貌的事情,我也耳闻,说最近时代里面风云变动,漩涡中心正是天门,如此一来我们的到来就变成叨扰了,真抱歉。”,蓝楼正常问候没毛病,接着喝了口茶点点头“您说的话,句句在理,两人刚刚新婚燕尔,我们却唱这样一出棒打鸳鸯,更何况当时结婚不阻止,现在跑出来唱高调,这也是不合适的。”

夏天和苏逊对视了一眼,这话没毛病呀,这是一位很讲理的老人家嘛。

“所以能够和平解决,那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夏天顺水推舟的说道。

蓝楼拿出绣着两把剑刃图案的手巾擦了擦嘴角,优雅的点点头“这么多年我们也没有照顾阿梨,于情于理,我这位母亲是非常失职的,说难听点,我不配为人母,但是夏天先生,实话实说,昆仑云门现在要选择出来新一代的昆仑王,因为我的关系,阿梨必须要跟我回去,而每一代昆仑王,都是不能够成家的,这是我们内部的事件,所以我们才这样的焦急。”

夏天一听有些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偏偏世界上就有这么巧妙的事情发生呢?新的昆仑王刚好轮到阿梨了吗?还不能够成家?这让夏天觉得眼前这个老太太,如果真的不是这样慈眉善目般的态度,他真的觉得,昆仑云门就是来故意找茬的。

旁边的台风他们也是觉得很奇怪,丧尸强刚要开口…

夏天咳嗽了一声,然后微笑着看着蓝楼。

随后夏天端起茶杯问道“这件事情,您跟天空圣域商量过了吗?”

蓝楼摇摇头。

夏天笑了笑,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说道“很多事情并非是…”

“嘭……”夏天的话还没说完,天门集团外面的广场上面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炸声,丧尸强走到窗前朝着下方看了一眼,立刻说道“天哥,好像是两拨人马打起来了,好像是昆仑云门的人被打了。”

强子台风几位大佬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你在哪里动手就行,在天门集团面前,尤其是夏天还在跟别人交谈的时候突然动手,这是一种非常挑衅的行为,丧尸强他们先一批通过总裁专用电梯下来,看着广场上面乱作一团,强子怒吼“住手,给我住手!”

掩日在被一个壮汉的用拳头猛揍,强子一个箭步冲刺上去,抓住他的拳头。

“我让你住手,你没听见吗?聋了吗?”,丧尸强吼道。

那壮汉不退缩

居然当即顶了丧尸强一句“我在打人,你没看见?你他妈瞎了吗?”

丧尸强的眼神瞬息之间就变了,他直接用力的握住了壮汉的拳头,在骨裂声中,壮汉当即疼的杀猪般的叫唤起来,随后丧尸强直接拧断他的一条胳膊,一脚将他踢飞出去,壮汉虽然落地,但是接着,一群人直接冲上来。

“老爸…”街道的另外一边,哼哼和二娃带着一群青年区的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看到这些人竟然敢顶撞丧尸强,哼哼指着他们喊道“你们是谁啊?动手一下试试?草…”,哼哼他们赶到丧尸强的身边,路星明一歪头,看到这群人裤子上面天空圣域的标志,当即是想明白了,难怪这群人这么嚣张,原来背后是有阿梨撑腰。

密密麻麻的人群从天门集团里面冲出来将现场控制,紧接着夏天和蓝楼走了出来,看到昆仑云门的人被打,蓝楼心疼的看着掩阳脑袋上面的伤口,然后看着那群人说道“你们怎么能够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呢?”

“是我让打的,有什么问题吗?,那群家伙身后的车辆打开,当即有几个仆人直接跪在了地上,阿梨踩着他们的背走下来,立刻有人撑伞,而看到小张居然在车上,丧尸强有些意外“你居然在?”

小张微微一笑,没有回话。

“天哥。”,阿梨看着夏天说道“我听到有些人冒充我的什么父亲母亲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生气了,教训一下,不过分吧?”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蓝楼眼神中的很多倔强全部都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柔情,很多过去的事情都在她的眼前一幕幕的闪过,她已经到了花甲之年,内心最为柔软,刚刚想要说几句,阿梨直接冷漠的看着她“很抱歉,老太太,这么大的年纪了,出来招摇撞骗,合适吗?是因为觉得用这样老态龙钟的外表,能够博人同情,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的信口雌黄吗?哼…”

阿梨冷哼一声“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有。”

蓝楼愣住了,这些话未免有些过分了,但是她无言以对,自己本身就没有占理的部分,生下了阿梨却没有尽到赡养的责任,她……没话说,只能够卑微的祈求

“不管你是否憎恨我,你是昆仑云门的血脉呀,现在我们需要你。”

“有这回事吗?老公。”,阿梨问着身边的张命寒“我怎么记得,我从小就是在天空圣域长大的呢?很抱歉,老太太,当着天门龙头的面说这些家常的话,合适吗?相信你也看到了我们天门每天有多么的忙碌了吧?请回吧,这里没有你的女儿。”

蓝楼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阿梨如此冷漠的脸庞,欲言又止。

“想见天门龙头真的好容易呀,说点连鬼都不信的东西,然后就可以看到了,还受到了热情的招待。”,阿梨笑吟吟的看着夏天

“天哥,您要是每天实在事情太多,您就给小张分担一点呗,让他帮您处理呗,我们小张早就已经脱离了战场上面那个打架斗殴的身份了,他也会处理的很好的。”

随后阿梨用目光看了看四周说道“天哥,那您忙,我们先走了,希望您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阿梨走之前将一张银行卡丢给掩阳“大兄弟,医药费,足够了。”

这个时候,夏天又有些纠结了。

这种家事,到底管还是不管?

“小张,你的意思呢?”,夏天问着张命寒。

但是当夏天的目光朝着张命寒看去的时候,小张的目光却不像是以往那样的平淡和平静,反反而是顺着阿梨的意思,无所谓的摇摇头,台风看到后立刻说道“张命寒,天哥在问你话,你摇头是什么意思?你是丧失语言功能了吗?”

“非常不好意思台风大哥,你是在指责我老公吗?”,阿梨立刻说道。

张命寒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将目光看向了别处。

夏天伸出手让两人都不要说话,看着小张说道“我们单独聊聊吧?”,小张欣然点头,两人朝着远处走去的时候,阿梨的目光再次看向了蓝楼“请回吧,否则你会受到更多侮辱性的话语。”,蓝楼再次欲言又止,终究是一声叹息。

“感觉你最近变化很大呀。”,夏天笑道“是有点妻管严吗?”

“还是你被人伪装了呀…”,夏天只是开玩笑般的做出了伸手想要撕脸皮的动作,没想到小张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瞳孔转动了几下后看着夏天问道“天哥今天应该很忙吧?现在又是跟天劫交战的关键时候,天哥还是继续忙工作如何?”

嗯,工作是要继续的,夏天稳重的点点头“但是我更关心你。”

关心?这两个字好像是戳到了小张内心的某个痛点,他的笑容消失了。

“聊聊呗,好久没跟你聊天了。”,夏天点燃一根香烟。

“天哥似乎很想要洞悉手下每一个人的心理,是因为这样,方便于自己掌控,对吗?也对,毕竟天哥实力不够的,只能够靠一些笼络人心的手段来管理了,抱歉,天哥,我说话过分了,越界了,看来今天不适合谈话,我先走了天哥。”,小张转身欲走。

夏天纳闷的看着他说道“这不像你呀…”

张命寒又转过身,双手插兜看着夏天深呼吸一口气,竟跟夏天平视。

“所以,怎样才像我呢?像过去一样,不争不抢,不言不语,那才是我,对吗?还是要听您的话。”

“小张…”,夏天喊了一声。

“天哥喊我的意思,提醒我注意说话的语气或者态度是吗?既然天哥想要聊天,那我就聊聊我自己吧,我在天门很多年,虽然功勋不足刑烈,威望不足阿罪,实力更是被很多人拉开,人们表面上叫我天的魁首,我知道,那都是取笑,我过去我一直很尊敬您,不是您实力有多么的厉害,而是因为您真的足够尊重我们,懂我们,我一直很听你的话。”

夏天情绪有些起伏,重重的深呼吸了一下。

“天哥让我做的事情,我虽然不说完美,但是每一次我都是尽心尽力,我喜欢我的替天,飞镰、花爷、蛮刀、韩璇、西城狱狼他们死了,我更加保全冥王、无心他们活着,但是在别人的眼里,替天就变成了温情组织,觉得杀手不应该有感情,不应该像替天这样,好,我认,我做的不好,我不狡辩。”

“我心中最理想型的女人是墨玺,天哥说你们不可能,好,我不喜欢,我放弃。”

“天哥的目标是替天成为世界第一的杀手组织,我们一群人拼了命的努力,但是我们只是不希望看到对方死在某一个战场,然后被世人说一句:哇,冥王虽然死了,但是很勇猛呀这样的评价,我把他们视同我的家人一样保护他们,我觉得我没错,你觉得,我错了。”

“在我结婚之前我都还在告诉您,我说不想要离开替天,我不想要娶阿梨大小姐,我不想要改变我的生活,我只想要为您效力,可我的天哥告诉我……为了天门的共同利益,你就牺牲一下吧。”

小张苦笑

“好啊,我牺牲,我愿意,我成了无数人口中吃软饭的男人,当然了,无论别人怎么评价我,我都不在意,但是我没想到,我尊敬的天哥,也会问我:小张,你怎么变了?”

“我依然记得订婚那天我还在苦苦哀求你,我不想要改变,我舍不得替天,可能…”小张吸了吸鼻子苦笑“可能天哥也不知道,我结婚之前把所有替天叫到一起,跟他们说,很遗憾兄弟们,我后面要做到事情,可能很对不起你们,其实哪一天我就知道,以前的张命寒,已经死了。”

“别人能争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够争呢?为什么要一直让呢?”

我做的这一切……

不都是天哥你的意思吗?不都是天哥你一手安排的吗?

你说我,到底做错了吗?小张拿起打火机,将夏天早就熄灭的香烟点燃。

“我说完了,天哥。”,张命寒恭恭敬敬的低下头。

夏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随后将香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说道

“好好加油,我会看着你的。”

昆仑云门这次来南吴城非但没有结果,还被阿梨大小姐狠狠的羞辱了一番,而蓝楼也受到了夏天的启发,觉得这件事情的根源还是自己跟殿长,他们的车队匆匆而来,又匆匆的离开了南吴城,总裁办公室中,夏天抱着手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城市已经许久许久。

他知道外面此时此刻很闹腾,青年区的人非常不满意阿梨大小姐的存在,冰城区的人也因为阿梨这次顶撞台风而传的沸沸扬扬,但是此时此刻南吴城的风波,已经毫无悬念的围绕着张命寒开始展开。

沉戟将一份名单送进来,这些名单上面的人,来自天门旗下一线、二线多个公司多个地方,但是毫无悬念的,全部都是支持张命寒的人,毕竟他身后是圣域。

目前副龙头的支持率是:

张命寒54%、坤沙20%、唐夜之凰19%、龙潮歌7%。

还有很多自动放弃的。

而天门的召集令一下,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天门旗下大大小小的人员将会络绎不绝的赶往南吴城,这几天就已经有很多熟人抵达。

倘若张命寒成为副龙头,他身后那百分之五十四,就是他背后的直接力量。

阿梨说话虽然难听,但是说的也是正确的,小张的确和战场上面那个神之右手,越来越远了,而长久以来,天门也从来没有这样大的举动,除了扩张武士、群英殿这些势力外,在直接管理层上,大家已经默认了夏天第一,苏逊在其下了。

天门的格局也悄然无息的变动着。

夏天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培养副龙头?是给自己找一颗定时炸弹吗?当然不是,副龙头的制度一出来,直接暴露了很多很多天门内部的混乱关系:等级不严明、没大没小、天门蛀虫、有判心之人、内线等等等等。

沉戟说:小张的背后有高人指点呀,但是不难理解,作为殿长的女婿,他的一切资源都是最优秀的,但是如果在这样发展下去,天哥,您的位置也会被撼动。

夏天自信一笑,转过身问道“隐名单都列好了吗?”

沉戟点点头,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全加密磁盘。

然后递给对面沙发的一个人。

“这些名单上面的人,全部都是在副龙头竞选期间有很大的问题的,有的在南吴城,有的在世界各地,我给你五天的时间,把这些人全部都杀清除掉,一切行动,我将无条件的配合你,倘若你能够完成,我就让你进入天门。”

带着鸭舌帽的血榜一号将一份名单递给沉戟:我要黄泉、无心、养天生三人。

送别他们,苏逊进来,夏天再次说道“蛮荒来到南吴城的时候,报告大肆的宣扬出去,重点一定要划分到唐袭跟小唐的关系上面,小唐现在支持率太低了,我要你在短时间内,打掉小张的的支持率,让小唐超越他。”

送别苏逊,两个久久没有露面的面孔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里是目前天空圣域所有安插在南吴城的人员名单和地点,直接杀戮太过于显眼,容易暴露自己,刀有很多种方式,剑也有很多种方式,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不想要在看到这些人出现在南吴城,现场,我更不想要看到任何天门风格的残留证据。”

“有难度吗?”,夏天问道“你们两不是锻炼的很久吗?”

血舞看了一眼零,零接过名单站起身“他们活不过今晚。”

一场夏天亲自下达的暗杀行动如同一张巨网渐渐的朝着城市扩散出去,交代完多种事情,已经是夕阳时分,夏天看了一下手机没有阿罪那边的任何消息,不管怎么说,左右手同时不在身边,夏天的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定。

他摘掉眼镜擦拭的时候说道“我这么做,必然也会让对手提前判断我的行动,小张虽然在改变,但是目前他并未危害到南吴城,但是他不做,有人逼他做,殿长想要的,是小张取代我的位置。”

他不知道讲给谁听。

“一旦小张支持率降低,坤沙、小龙、小唐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暗杀和阻力,都是自家兄弟,我不想要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倘若他们攻不破这几人,他们的目标就会转向我,天门十三不需要多说,也不需要任何质疑,风风雨雨这些年,时间表明一切,但是天门召集令下达,大批大批的势力来到南吴城,你知道他们,是好是坏?是人是鬼?”

“如果我出了任何事情…你出来,主持大局。”

夕阳下的余晖中,一个背着剑的倒影在地上静静的听着他的一切。

他第一次正面回应:嗯。

——

行驶出南吴城的昆仑云门车队正在某个加油站补给。

蓝楼正在跟拨打殿长的电话的时候,从旁边的郊区中,一辆黑甲虫战车野蛮的冲锋出来,狠狠的撞击在蓝楼所在的车辆上面,黑甲虫车里面,漠漠嚼着口香糖一脸的无所谓。

百度